边草,边草,边草尽来我醒

© 遛遛白走 | Powered by LOFTER

“法师受用的十句话,牢记”

pyq刷到佛缘“法师受用的十句话,牢记”,昏沉中我还以为是胡博士编的调情指南(不是

1,“我承认,这次重生你的起子的确要比我的好看。”,
2,“我多少有些怀念我俩一起旅行,但,当然我可不会再邀请你了。”
3,“布塞法鲁斯猛蹄五连踢都没把我撂倒,偶遇你一次我就躺这了,总之感谢你仁慈地破开了我对躺在地上的恐惧”

吼了,不编了,我今肯定又失眠了,明肯定又丧了

我觉得等Loki的迷你剧出来前我都是乐桃桃的,等一开播,马上就怨糟糟地骂咧咧:什么bluff漫威狗玩意编剧导演

我很不明白,如果按这种设定(流传甚广的二次设定),锤锤是怎么忍受loki的,尤其还是雷三的海锤,怕不早翻个白眼分手了。最可怜的是,都ooc成这样了,还不许人批评ooc,自顾自演绎作里作气,嫉妒成病的小媳妇Loki和大慈大悲,没事就操的完美总裁Thor的故事。真的,某些个锤基故事换个ofc/Thor的cp标签也讲得通。

友说我该写个不吃tki10日谈。还说我会创业未半,中道崩砠

e-m,在山上断粮了10天后:

How happy I am that I am gone! My dear Friend, what a thing is the heart of man! To leave you, from whom I have been inseparable, whom I love so dearly, and yet to feel happy. Have not other attachments been specially appointed by fate torment a head like...

〈人造糖〉海总的一次late show


……

“好了,下一个问题”

“嗯哼”

“我们听说最近tom抖森买了件绿色的连帽衫,这是真的吗?”

“可能,我不知道。他没在我面前穿过”

“你知道,当人们提到Chris hemsworth,总是,嘿,tomhiddleston他最近怎么样?”

“哈哈哈哈哈,嗯哼,是的,有过。我也不知道他在捣鼓些什么,可能在为一个新戏做准备,或者单纯的享受私人时光。”

“这可就有点失职了。作为一个哥哥。我听说你们收养了他”

“是的,他绝对是我们家最受宠那个,我们都爱他。”

“哦,真的吗?难道不是,嘿,tommy,我们来玩橄榄球吧然后tom从来就没从你们手里得到过球”

“我会保证这一切不会发生。...

I love him for all his faults.

虽然这句是为了表现锤锤的德行(●°u°●)​ 」emmmmmmm,但我就当它是颗糖了。

我假装这一切发生了:

屋:“我有个将要实现的构想:就由你,来向朱诺献祭”
科:“而朱庇特自然是由我们的奥古斯都,第一祭司来奉上罗马人的崇敬和牺牲”

这个你,不是指妻女,而是指帕帕。你们这种操作,罗马人民都要窒息了好吗(请继续,不要停

把(双人凯旋式)以及(世纪节祭典上分食同一株小麦)比作婚礼[捂脸]这个脑洞真是,真是,说得对——哀美极了。整个城市的欢颂,隐语组成的婚姻誓词,用眼神亲吻emmmm可怜的我一下子吃进了这么大颗人造糖rps真是不容易,这个时候bgm用aimer最合适不过了

关于亚里士多德是不是嘴炮老流氓

emmmmm雅典明镜报:“流行文化红人Aristotle对著名世界征服者Alexandros的恋情究竟持何种态度”(no

有人:亚里士多德曾言,亚历山大仅有的失败是败在何菲斯提安的双腿之间

我:不

有人*3:不,他说过

于是我来随便较个真:

原文,Alexander was only defeated once, the Cynic philosophers said long after his death, and that was by Hephaestion's thighs.

这句话采自Robin Lane Fox的广受赞誉的名作《亚历山大大帝》

划...

【1566/铁齿铜牙】不因水浊而偏废

单纯皮一下,没有cp

BGM:蝙蝠-序曲


嬉笑怒骂剧里的皇上和正剧里的心态是不一样的。


乾隆老大爷:这有啥,朕没钱了不是还有和珅吗,是吧,和爱卿。


嘉靖:朕的钱朕才分100万!朕的钱!朕的钱!


弹幕:乱臣贼子


如果小阁老与和珅换个地方:


小阁老说不定还要和老纪斗诗文。


老纪:小严,怎么着,就你那点写青词的小聪明小伎俩,还要和我这种注定要传世的大家比?


小严:皇上就在这呢,有你在那砸吧砸吧的份儿吗?


蓝后皇上很有帝王气度的拿来装模做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