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草,边草,边草尽来我醒

© 遛遛白走 | Powered by LOFTER

古罗马人和所谓的Perfect PartizipⅡ

SD第一册书中ge-infinitive或者-ei变成ie 的动词

用相关动词串了个故事。只是一个梗。注意!假设,全是假设!有一次屋大维在罗马,阿格里帕在高卢。

帕到高卢平(散)叛(心),甚至亲自驾战车?我不知道那时候的武器和阵法假设在一个开阔地吧碰见的也不是游击队?迎敌(gefahren sein)。蛮族收拾得差不多了。军官交给阿格里帕一个信筒(gegeben),直接来自奥古斯都。军官退下。阿格里帕阅信(hat einen Brief von Augustus gelesen),他预料到这位第一公民会来信问捷,可没想到是如此一封信。信里屋大维指定了日期,邀阿格里帕到自己帕拉蒂尼的别墅(感谢凯撒指定了哪座山头,不然这么多地产,你要帕上哪去?我们一起住的那座啊?我的朋友)参加晚宴(eingeladen)帕知道这样子就算这位恺撒的道歉了。帕还猜想恺撒会玩什么招数戏耍他,笑了。阿格里帕写完回信(geschrieben ),召来了向才送信的军官(gerufen),交予回信(这里又可以用上gegeben了哈哈哈哈哈)。哪知,临行当夜,日耳曼人不怕死脑子不灵光的一支趁夜色又度过莱茵河进犯高卢行省(übergesetzt)喊打喊杀(geschrien)。阿格里帕的归程也不顺利,在阿尔卑斯山南部还遇到了风雪。查探的人员回报时已夜深,守门侍卫当然不放行,这个机灵的朋友就直接大喊了,这是关于阿格里帕将军的消息,惊醒了这两天睡得浅的恺撒。屋坐起,手边藏着匕首。许他进屋。查探人员表示将军不会在原定的日期回到罗马了。

这,大概可以接上公元前12年,发生的事???

 

 

 

 

 

 

 

然而相关的单词还没用完,所以我还要继续假设,结局可以是甜甜甜的。

 

 

几天后,夜晚,阿格里帕总算到帕拉蒂尼山附近(gekommen sein).最后一段路他是跑着去的(gelaufen).屋老远就看见他啦(gesehen)。见面,也不作什么寒暄了,屋就直接拉着帕进门了.仆人端来盛有清水的陶盆,两人洗手(Hände gewaschen)。屋拍拍手,表示宴会开始了(angefangen)。帕坐在躺椅上,环顾,奇怎么就他们两人。心里这么想着就问出来了啊,回过头去,发现屋也正看着他。老套但实用的修辞:时间好似停止了。能听见喷泉池的流水声。帕叹口气,从对视中脱身。发现没有备着食物,转而问屋,那么今晚吃什么(gegessen)。侍者送上葡萄酒和水果,还递给阿格里帕一张纸,上书一字(geschrieben)。

屋大维笑呀,请他自己猜(geraten)。他连这叫什么也不知道(geheißen),这一个字不是阿格里帕接触过的任何一门语言里的,一边联想已学,一边当一幅画去猜。最后笑着说是一个人倒挂(gehangen)着睡觉(geschlafen)。屋喝葡萄酒,吃水果,看着他,示意他继续。阿格里帕喝了点酒,又猜是东方的半人半蛇之物。屋笑表示等我们罗马最伟大的将军猜完,哪还有的吃,蛆虫已经同化整个埃及的小麦了。帕说,这还不是您的主意。屋表示他哪能想到帕会如此超常发挥,然后挥挥手,侍者送来面包。和煎炸过的田鼠(gebraten)。帕看后大笑,又对照纸上的提示,笑声更甚。表示这真是相当平民的美食,捞来吃了。屋也。期间屋谈起罗马城里的新创作的诗歌和一些变动,帕谈路上见闻和一些设想。屋表示再吃下去他恐怕站着睡觉(geschlafen)也消化不了了。帕又咬了口面包,笑说吃得饱表示健康,还表示他喜欢这顿晚餐(gefallen)。恐怕是不会忘记它了(vergessen),即使死亡带走他(被自己逗笑了)。他陪屋眺望,帕一如往常,静默,屋握住帕的手臂。这之后帕分别到他孩子们的房间,儿子们已经入睡了(eingeschlafen sein),女儿正巧醒来(aufwacht sein

 

 

 

茱莉亚晚归回到房间,帕还醒着,向她提到他将去高卢,茱莉亚问他是不是爸爸又要求他为他做什么事情(getrieben从事,驱使),帕说是主动请缨。帕出发前往高卢。

某夜,茱莉亚又一次晚归。路过,爸爸远眺,似有愁色。茱莉亚驻足(geblieben),劝爸爸,干脆写份信过去(geschrieben),也没说谁。爸爸不回应,转身看她,说你又去和那个安东尼的傻小子厮混了。茱莉亚走到爸爸身边,一起远眺,用肩膀推推他,爸爸,这没什么。爸爸还是不回应,茱莉亚就回房间了。临走前,想了想还是停下来补了句,我的父亲啊,给老友多一点温情总不会错的。茱莉亚有时候害怕阿格里帕会憎恨朱利安一家

 

 

你还是不够了解你的丈夫啊,茱莉亚

 

 

 

 

 

爸爸内心表示,爸爸当然会主动啊,不过现在时机不对,火候未到,小女孩就是什么都不懂

 

 

 

所以我大概想了个欲擒故纵的故事, 

 
评论
热度(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