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草,边草,边草尽来我醒

© 遛遛白走 | Powered by LOFTER

我假装这一切发生了:

屋:“我有个将要实现的构想:就由你,来向朱诺献祭”
科:“而朱庇特自然是由我们的奥古斯都,第一祭司来奉上罗马人的崇敬和牺牲”

这个你,不是指妻女,而是指帕帕。你们这种操作,罗马人民都要窒息了好吗(请继续,不要停

把(双人凯旋式)以及(世纪节祭典上分食同一株小麦)比作婚礼[捂脸]这个脑洞真是,真是,说得对——哀美极了。整个城市的欢颂,隐语组成的婚姻誓词,用眼神亲吻emmmm可怜的我一下子吃进了这么大颗人造糖rps真是不容易,这个时候bgm用aimer最合适不过了

 
评论
热度(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