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草,边草,边草尽来我醒

© 遛遛白走 | Powered by LOFTER

(kjell espmark)《失忆》:


我很高兴你来找我。你在走廊里的快速脚步声,就已经使我本来几乎停止的思维运转起来。你的动作里有一种期待,使我又有可能找到词汇。而你自然而然地坐下,就像在一个老熟人家里,尽管我们两人深知肚明——这样的关系早已不存在了。让我这么说吧,你用一种看起来比较自然的方式,把你我算作同一个圈子里的人——在另一种情况下,我们本来确实是可能成为朋友的。
摇曳的光线里我很难看清你。当我想确定你的形象的时候,你的样子却散开又重叠。但是我能清晰地听到你的呼吸声,不是那种气喘吁吁的呼吸,好像你曾经快步爬上楼梯,你只是平稳悠然地呼吸,像在等待着什么。我意识到你在偷瞄着我的手提箱。你一定已经明白,这只箱子就是我的记忆。还请原谅我在说起这件事时,我的口气有点苦恼,如果你的记忆只能保管在某个箱子里,而你却无能为力,你也会一样感到烦恼。不过就眼下的调查工作来说,这个箱子是必不可少的。没了这个手提箱,我就完全束手无策了。
我知道,我必须赶快抓住你的注意力。否则你只会听个几秒钟,越来越不耐烦,最后就站起来走掉了。我可在需要你呢。我想你也需要我,也许,我要说的事情也关系到你的生活,至少触摸到了你我生存的根基。我试着进入正题。

 
评论
热度(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