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草,边草,边草尽来我醒

© 遛遛白走 | Powered by LOFTER

(冬盾)Bucky和他的影子

我听着Bucky的叙述,平静、客观、直白。我在审讯室外看着他,我曾经最好的朋友。他现在成了块玻璃,透明、冰冷、没有色彩。那些苏联人,他们把他彻底洗涤、冲刷、脱水了。当这次审问接近尾声时,我有些头晕。我不断问自己: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他又将变成什么样子呢?除此之外,还有太多围绕着他的谜团我不清楚,我只知道现在我与他之间横亘着一道彻底深刻的断痕。不过这样也许不错,他不会记得我晕车时吐了他一身。

 
评论
热度(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