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草,边草,边草尽来我醒

© 遛遛白走 | Powered by LOFTER

(拜伦)某条手臂

哦,原来想写如果从来没有见过爸爸的拜伦见到了他年轻时候的正和情妇在一块的父亲,开嘲讽。

乔治对于有关父亲的需要被那些口述满足了,他高傲的原谅了怜悯他的人。他在心里为父亲塑起一座石膏像,而除此以外其他有关父亲的一切都不知道被他放哪去。在继承爵位之初 ,就像将绑住手脚裸着的他丢进死水里。 自由的喀利多尼亚!我爱慕你的山丘,我愿做无忧无虑的小孩,仍然居住在高原的洞穴:或是在微曛的旷野里徘徊,或是在暗蓝的海波上腾跃。怀念收不住,怨恨也藏不住,但年轻人孩子气的怨恨在死前会化开,余下一股臭气。听到父亲死期是在一年之后,乔治心里的石膏像平静的碎裂成几块,这种悲伤是真正没来由的,因为他心里本该放父亲的地方一直以来空空如也。
永恒的tbc

 
评论
热度(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