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草,边草,边草尽来我醒

© 遛遛白走 | Powered by LOFTER

(粗翻)Post Hoc,Ergo Propter Hoc因果相承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7357

summary:在这里,迪克单凭拥抱的力量就让杰森放下了杀戮。真的。没开玩笑。

1.不着痕迹的拥抱(the stealth hug)

在他们第一次拥抱之前——不,其实在杰森意识到这是个拥抱前,迪克已经抱着他好一会了所以应该说是,在杰森第一次注意到他们在拥抱之前的某段时间里,迪克正将他按在墙上搜身,把那些从杰森夹克衫大大小小的口袋里搜出各式各样的小玩意扔到一边。但是在迪克的手伸进夹克衫里兜里摸索时,他并没有感觉在搜谁的身。好像杰森本来就是他遗失多年的泰迪熊一样。(以前,迪克确也曾丢失过他的泰迪熊,最终还是找回来了。如果你的养父,世界上最好的侦探,找不回你丢失的泰迪,试问这还有什么意思. 但重点是杰森不明白这点,或者是他从未对迪克敞开心扉)

杰森不屑地耸耸肩,懊恼地喂了一声“老兄!”他没去想太多,心里忙着预备逃跑,忙着哀悼损失的弹药和他最喜欢的手枪,已经是第八把了(他尽量不爱上他的武器,因为他们被收走已成家常便饭,而他无能为力。他确信某个畏畏缩缩的人会在日常演练中用上他们,然由于他没有再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的打算,所以他选择无视这件事)

后来有次杰森和迪克共享情报, 他和迪克打了起来,因为他射杀了一个在小学附近贩毒的毒枭,迪克阻止他清理剩余的那帮人 。毒贩被jingcha带走后,他们在楼顶打滚,杰森被迪克那套道德和狗屎的长篇大论搅得心烦意乱。而且即使杰森绝不会大声承认这点,但他和迪克滚啊滚的实际时间的确要比正常情况下还要长。他们是家人,这是他所能想到的唯一解释, 对于他为什么像张毯子似的覆在迪克身上。

迪克没有对他嘶吼(并不是说他能,他被杰森完完全全压住了),反而用手臂环住杰森慢慢收紧。惊诧不已的杰森,思想几乎停滞,直到迪克轻轻抚弄他的头发。

杰森仓忙爬起,指着他责难道:“你刚才抱了我!这他妈的算怎么回事?”

“什么?不不。”迪克优雅的弹跳起身,丝毫不像方才正与人交战,由于迪克戴着面具,杰森无法判断他是否在躲避他的视线,“这是个摔跤动作。”(゚ω゚)

“你还摸了我头发!”

“然后你就让开了,我也就能站起来了,对吧?”

他随即敏捷的转身离开。(哦大哥真的帅到不行是不是)杰森能够跟上他,但他不这么做。不是因为他现在头脑混乱不堪,他要搞清楚迪克的新阴谋。

接下来几天他都没有戴头盔夜巡,这倒不是想要鼓励迪克继续他那异常行为,只不过想找些思路——一次他回到他那个阴冷的屋子,仍难以相信这一切真的发生过,即使阖上双眼,他能回忆起很久以前,被手套裹着的手指划过颈背的皮肤。这次他遇上迪克,对方似乎暗示他,他不会抱他,也不会抚摸他的头发。杰森没有失望,只是,有时候他怀疑自己的精神是否还正常。 (很抱歉我无法翻译出阴冷、干燥的那种孤独感,啊啊我的杰森厨之心。不过现在的杰森总算在自由和家族事业中找到了一个平衡点。

2. 兄弟间的拥抱(用一只手拥抱the one-armedbro-hug)

“嘿,过的怎么样?”

杰森转身看到迪克朝他走来,笑容明亮,将站在那。杰森发现自己也以微笑回应。这真是最棒的干架前戏。

他在这家咖啡馆只因所追踪的那个贩毒团伙的头目无可救药的迷恋一个女同民谣吉他手。迪克也出现在这里是由于他糟糕的音乐品味以及很可能出于平时就对这乐队的喜爱。

杰森伸出手,他不确定他们之间算不算得上老熟人 ,握手时一个合适、中立的礼节。迪克一把抓过他的手,把他拉进自己的怀抱,保持着近距离,一只手贴在他的背上,这段时间长过了杰森真正享受它的时间。迪克身上能闻出洗衣粉和象牙牌肥皂的味道,超经典的那种。他一定是抹完肥皂都不洗掉任其自然风干了(杰森对其皮肤护理很上心)

“挺好”边应和边试着不着痕迹的挣开拥抱,因为这次已经超出礼节的范畴,但迪克依旧抱着不放。时间流逝,情形愈加尴尬。“再抱会[hang in there 哦,就是大哥的风格]…… 好了、好了。”迪克放开了他     ,兰后做了个深呼吸。“你应该回家来过节。”

杰森惊讶的眨眨眼。“好”给出公式化的答案后,他的大脑努力跟上迪克,“我会调整日程”

“你知道该怎么做。”迪克拍拍他的肩膀,手指恰好溜过锁骨fingers lingering just long enough to brushover his collar bone。[哦linger啊!我感受到那苗头了!]杰森打了个战栗。

迪克已经走去男士洗手间。

咖啡师递给他一杯咖啡。杰森清空之前所想,继续忍受那组Michelle 乐队的劣等复制品。没人知道他在这个任务上的牺牲。(゚ω゚)

三天过后,当他终于有机会用手肘给这毒贩的头来两下,他犹豫了足够久,久到迪克和他伙伴赶到。他们甚至没有为此起冲突,在他又一次消失在黑幕前,迪克再次用一只手拥抱了他(现在他闻起来有汗水和雨水的味道)。这让杰森又萌生射杀了这家伙的想法,实际上他只揍了他几下,连根肋骨都没断。他飞快的离开了,他还有其他事要处理。

3“嘿,世界没有毁灭,我们仍然活着”之抱

整栋连体房毁坏殆尽,残余下的亦被熊熊烈火包裹——但他们阻止了那些变态恶魔崇拜者召唤恶魔raising Trigon,所以在迪克紧紧抱住杰森时,第一次,杰森回应了他。他还活着,可爱的生命没有终止,他低下头,脸埋进迪克黝黑汗湿的颈间。

4.悄悄的抱抱(゚ω゚)( cuddling)

杰森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一切。正相反,自他回到哥谭(自他12岁,真的,只是他不愿这么想)这是他最爱的手[我不喜欢这种二设(゚ω゚)]淫场景之一,但他从未期待过这会发生(尽管有些人认为他已经掌控了他的生活和自身在其中的位置)从一个狂热的恶魔崇拜者手里拯救世界后当然会有点额外收获。

事后迪克没有立即消失相反他留在了他的身边。事态发展超出了预想的范围,由此他不断地思考。他醒过来,不仅迪克仍在床上躺在他身边(说真的,杰森不怎么确定,但这可能是他第一次醒来身旁躺着和他睡过的人)他的双臂缠绕着杰森,像是大勺子迪克和小勺子杰森叠放在一起,所有一切像是歪打正着,等杰森呆会再醒过来时,他要这么告诉他。

现时,他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偎着迪克温暖的身体回到睡梦中。

 

 

*

5. the 'yay! you stopped killing people' hug

戒了枪套很简单(不是说他真的有枪套,不过他也许会投资试试——皮套可能太热)可以用其他手段照顾坏蛋。他偶尔还是像过去那样,以及到如今仍认为为了更大的利益有必要放弃一些罪犯,但他的肺腑之言[套上缰绳的花言巧语和第一段和一点暴力?可以定期换得一起睡(和抱抱)。 

他开始慢慢的把自己的经济来源从城市的毒品交易链中剥离出来,目前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替代的融资业务。

感恩节在哈莉&毒藤女之间一连串的对抗中度过?杰森庆幸他没去掺和。(他并不真的为哈莉难过,虽然他想他理解她对某些事的痴迷,但他也同意毒藤女关于消费对环境危害巨大的想法。那些让他想躺会儿,最好是迪克抱着他,告诉他,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不像他们以往任何感恩节的庆祝,尽管有阿尔夫雷德的魔法,等他们坐下来的时候火鸡外表又冷又干。?

不过,圣诞节。他愿意一起过圣诞节,但他才不会去问迪克好几周之前的话是不是认真的。于是,在平安夜,他出现在庄园,穿着他最好的卡其裤和特地为此准备的衬衣。他带着他的刀——他去哪也不能离开他,尤其是今天,但他把枪放在了安全屋。

他按了门铃,兰后打算跳回他的自行车呼啸而去,就像玩那种世界最大胆量游戏,按铃——兰后——逃开。但在他能逃开前,门开了,阿尔弗雷站在那。

“我亲爱的孩子,不要光站在那儿。“他说,杰森目瞪口呆的瞧着他,“我们为你准备了晚餐。”

他把手里的香槟交给阿尔弗雷后,小心翼翼地进屋,等着落进陷阱。迪克笑着给他竖起大拇指,像从前旧时光,杰森一直看着布鲁斯,那位看起来就像他失去的一样多的苍老。

布鲁斯走上前,他的嘴角弯起一个平日里最接近微笑的弧度,一只手紧紧握住杰森的肩膀。

"杰森," 他说.

"布鲁斯"

"欢迎回家。"

他们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沉重,但杰森坚决否认之后迪克叫他回神时他有过哽咽。

阿尔弗雷称它为圣诞奇迹,而杰森称它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然而迪克认为这都归功于他高超的拥抱技巧。难得杰森也同意他的话。

end

 
评论
热度(1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