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草,边草,边草尽来我醒

© 遛遛白走 | Powered by LOFTER

断梗与断梗

一个深夜的疯劲造就了这篇奇遇。我已经忘记我在做什么了。
'Hasten Willie&his friends

是哪头鱼在寻找它的落霞(玛吉借着麻绳和锁住了整个塔楼的常春藤用力登上去,手扒住墙沿,猫腰,双脚立于窗台。她的声音像是水蒸气

我,撒网的渔夫,背篓的虾户(哈斯通牵她的手引她下来。

*玛吉在哈斯通的右颊一吻

你一定是飘上来的,我知道!(哈斯通又引她转了个圈)你今天穿了那条我送你的纱裙子

威利先生,我可是像蚂蚁那样慢慢攀上来的,卷起裙子踩着重重藤子,毫不风雅。

别这么说,风雅又不是丈量裙子长度。
(这个阴影里的年轻人转身抱着一个大方盒放进窗前斜方形月光里)瞧瞧,我为盖丽披了一件沙衣,她多美……黑发遮住了小巧的耳朵……

(说着说着,他按下一个按钮。录音机里现行鼓号声*惊得玛吉一抖,她怕守塔老头就这么驱狗循声上来。

别,哈斯,你可别招惹我这么个恶姑娘,你要是把我引到陷阱里,我怎么也要掰下我的牙齿划破你的动脉

(哈斯通握住姑娘的双手,引她到门边

别别,别用手,用你的上唇紧贴我,利齿,来,用你漂亮的利齿磨破我的下唇(用凑近耳畔才能听清的音量说,像是小心撕开一封信)皮葛马他老到只能听见行窃的声音,除了贪财的月行人他什么也听不着。我们的密语,他,听不着

(年轻人握紧了姑娘的手,此时玛吉已经识出曲子是年初新年音乐会上的醇酒与美人。他们在黑暗里来来去去晃着转着圈,晃着转着,这首曲是适合黑暗里轻快地跳舞的,但他们跳不像任何一段舞,玛吉姑娘的笑声是轰隆隆那样热烈的,火车时刻表也没法控制住它。(本来就是火车制定了表。)哈斯双手搭在玛吉姑娘的肩上,玛吉呢,手围住了哈斯的腰。他们是跳不出什么明堂来得,玛吉晓得,但她就是愿意一刻不停晃啊转啊跳啊!直到脚上鞋子要了她的性命

你不点灯。(玛吉撞倒了桌上烛台,咕噜咕噜的转动,她顺手放回原位。

哈斯通被赶到了窗下,脚踢了盖丽一记,身体一半仰在窗子外面,玛吉双手托住他的背,凑近他。

这里有谁在害怕或者说担忧吗?没有,孩子在游玩时总把忧虑放在最后,因为假期结束时*番石榴才结出酸果子,在之前是火焰。哈斯通着红绸衣大大的风领,右领饰是扮作一小串葡萄的七颗黑珍珠,金丝缀边。轻巧的搭在玛吉肩上的手上还有一枚蓝宝石尾戒。他的手指游弋,玛吉奇妙的耳廓,耳后的皮肤,摸到一个圆形的轻柔的凹陷处,一个圆环。胎印,枪眼,他想,他猜,他不知道。他移开手,扒住窗台收回脱离开在外游弋的半个身体。

已经换了一首,低沉的提琴,毫无章法,仅仅是愉悦*

你知道呀,玛吉!你知道的!你知道我爱追逐美的光影! 但我不愿你伤心。 一旦光明降临,我眼里也许就不再是你,尽管我心是渴望一睹你的面容。这常春藤也将鄙弃我,不再夸耀她势力之庞,风也避着走。她常说是她绿色的女儿们为我遮风避雨。如此我只能不点灯了

(哈斯通摸玛吉的脸,玛吉只是换了一首,

哈,那你该永远守在这,别忘了关上木窗,锁上铁门,最后吞下金漆的钥匙。

(玛吉笑出声,又是轰隆隆。她的头抵在青年人的宽广瘦弱的肩膀上。手握住年轻人的细腰。见鬼,她想,这该见鬼的傻瓜。

我今晚可一直守在这等你,从启明到*,有你的一夜我想就是永远了

(他们叹息着迈开步,蝙蝠序曲,铛。

你知道我为什么热爱小小的施特劳斯吗?

他热于见异思迁,而你,爱他的多变。
fini——

我见过许多安东(举例)却不曾见过你的安东。

他是座云石雕像,饿久了才走来喝汤。剑术高超,你见过雕像使剑吗?

不曾,恐怕我只见过被剑刺入心脏的雕像,古老的,苍白的。

哦,我愿意让他剑击穿我的心脏,再请你的手为我修补。不过这修补过的心脏像纸,一旦你离开,它就停摆。为了救活一条性命,你不能再离开我

那你得准备一条比海更粗狂的链子

我会从小小施特劳斯的大船上得到它。可惜,可惜,我爱上小小施特劳斯时他的船倒沉了。

(哈斯通停下来安排玛吉坐在他的柏木*椅子上,坐垫是蓝底百合花纹*

你能想象我姓威利吗?我简直不敢想…

威利夫人,这,我呀,阿史达夫人。你也来喝咖啡吗?这曼特宁*我是不喜欢,但我的堂妹坚持要来,她说这家的露天环境要好很多,我说你还不如坐在家花园里看你的大学生兄弟们打打捶球*,她就是不听。家里哪有这么多煤渣呢您说是吧!诶!您的钻戒真是漂亮*,原谅我5月份还在巴萨巴萨*,还有你的项链真是别致,我的一个弟弟从塞尔维亚也带回来一个*给我,说是定制的,准是那些土著人骗了他,哎,他就是愿意相信别人,这样的人现在太少了是不是…

(哈斯通一口气说完,玛吉笑了一会又静静看着他。他接着说

诶!威利先生,好久不见您出门了!我想请你跟你哥哥说说编织机法案的事。国会很坚定,没法撤销了。什么您见不着他。我以为你父亲对自有行动的权利放开后你也准备参政呢。不过还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说说,就是你的妻子。她总是太不端庄,你要管束她…

我会对他说,谢谢你的热诚,但我永远不会像仆人那样对待妻子。

这不是很简单吗?怎样样?满意吗?

不是因为这些,哈斯通

你怕我不再送你鸽子?好,我要带你住到动物园的鸽子岛,还要为你定做一件白袍子,深灰皮领子。

我回走遍海底,为你寻找几块像样的石头挂在腰间,是最合适不过了,

不说这个了。说说是什么样的石头

不知道,也许是个扁平的镂空的玄武石

(不,玛吉的食指贴着哈斯的鼻翼两侧,哈斯通在想这味道是不是就是旋转的星辰

我要像你鼻子样的石头,又陡又峭。只要一颗,用布绳子绑紧了戴在脖子上。哦,玛吉,你的项链太独特,是在塞尔维亚淘的吗,这可比我过气的钻石项链有意思多了。阿史达夫人如是说。

这下是两个人一齐笑出声

 
评论
热度(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