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草,边草,边草尽来我醒

© 遛遛白走 | Powered by LOFTER

洛基之死

被你抛弃的心脏,
陈旧而沉重,
挂在某一细弱的树枝上,
乌鸦啄食成渣滓,
无形而轻盈的罪恶将它腐蚀殆尽,
最微小的的风也能轻而易举地穿透它。
你极轻蔑的想着。
失去心脏的你想张嘴,
大口呼着浑浊如烟的憎恶。
你的眼睛眯起,
陷进头骨的眼窝雕刻着不屑一顾,
发丝间埋藏着抑郁疯狂的固执怨念,
鼻梁骨支撑着你块块碎片般的身体,
但最后你想
你终会重生于精神的深渊,灵魂的荒漠。
你的笑声钻进紧贴地面的耳朵,
又从用牛皮线与银针紧紧缝合的嘴中漏出。

 
评论
热度(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