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草,边草,边草尽来我醒

© 遛遛白走 | Powered by LOFTER

【1566】大明小阁老事二则

我大概也是“关(chong)爱小阁老协会”的一员

第一篇cp是老胡和小严,第二篇依旧隐射_(:з」∠)_

 

1.小阁老今年被赶出家门了

 

严嵩:汝贞,这件事辛苦你啊(胡扶阁老坐下,又在其面前跪下)

胡宗宪:阁老,东楼兄的事是不是再请思量思量(阁老探出身

严嵩:孔圣人万世师表,却也不知如何为父啊。我不比孔圣为师,更不比为父。(胡要打断“阁老……”,严抬手制止他)汝贞,我以往不要你什么东西,唯望你忠君体国。唉,人老了,有些事情也是不能从心所欲。今天,我就只求你这一件事,照顾照顾世蕃,他呀,不能没有人管他。

 

严阁老究竟要胡部堂做什么?小阁老又是如何搅进这局的?

 

 

 

鄢懋卿报告了在户部怼人的严世蕃

(鄢急忙忙跑进来)

鄢懋卿:不好了!小阁老!(小严回过身)

严世蕃:你他妈哪门子的不好!滚。(鄢哎地一声叹,小严转过去继续怼人)你可给我听好了,这顺天府不过这么点官员,我吏部可……(鄢打断他)

鄢懋卿:快跟我回去吧,小阁老,(凑近小声)可有大事发生辣!阁老他……

严世蕃:老爷子怎么了!!病了还是摔了?府里的人是怎么做事的(鄢继续努力调低平均音量)

鄢懋卿:阁老没事。只不过阁老要把你许给胡宗宪

严世蕃:什么?(此时小严表情夸张)老爷子是老来昏了是吧!!!跟我回去!!(被怼的某个清流派懵住:咦?咋不怼了?)

清流派:这就走了?小阁老,顺天府的事可不算完,我们户部是要……(小严打断)

严世蕃:你们户部你们户部,这么有本事自己去查吧!查查查!随你们户部怎么查!(小严快步离开)

鄢懋卿:唉……(向清流一揖,后也跟着去了)

 

 

 

 

 

 

胡宗宪远远瞧见严世蕃,便避开他走到园子北角芳草鲜竹长势盛的地方,不想引起他的注意。蛤蛤,聪明的小阁老早就看见他啦!

(小严炸呼呼的来了)

严世蕃:胡宗宪你也不用躲了。(此时小严已经到了老胡身侧,胡转过来面对)

胡宗宪:哦,(胡一笑)东楼兄,安好?

严世蕃:好?还好?你这个小人!在老爷子面前说了什么(重音加转调)屁话?现在还问我安好?(一般人说到此处便停下教人回答。老胡了解小严还得继续胡吹八怼,于是没有言语)哼,算盘打空了吧。把我搅进去不算,自己也跳进去了。(小严呵呵一声笑)。我以为早已领教过浙直总督的小人心肠。想不到今天还能领教到你的小人心计。怎么?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胡宗宪:小阁老不如自己去问问阁老究竟是什么,又是为什么有这么一出安排。胡某先行告退。

严世蕃:(胡转身走了几步,小严叫住他)先行告退?呵,你要退到哪去?有本事以后都不要再进这严府。

胡宗宪:小阁老的意思是……

严世蕃:(小严嗤笑)你跟我一道去见老爷子,当着老爷子的面,当着我的面,把事情给说清楚了!(这个时候严府管家走来了)我们严家是容不得有人暗地里胡搅的!!(小严说完转身就往里走,鄢催着胡)

鄢懋卿:唉,胡大人请吧,说清楚就没事了。(严府管家拦住小严)

严管家:阁老说了,他谁都不见。礼和仪的事情烦请小阁老和胡大人自行商议。大事就在小阁老的府中操办。现在小阁老请回吧,不要为难小人。

严世蕃:我呸。(小严硬闯,严管家和一干家人拦阻)

严管家:哎呀!小阁老你走吧!阁老说了不见!

严世蕃:(扇严管家巴掌)好啊,现在一个小小的奴才也敢挡在我面前了,给我滚开,我要见老爷子!(鄢和胡也去拉着他,胡给严管家使眼色要他再去请严阁老)把你们的脏手给我拿开!(老胡从后面把住了小严臂膀,制住他,鄢也抱住小严,小严一脚踢开鄢,挣动,老胡箍住他,好在严管家出来了)

严管家:阁老说,今晚小阁老和胡大人就住在这里,有什么事,小阁老晚膳时在说吧,阁老已经在休息了。

严世蕃:哼。(老胡放开他。小严先对着严管家以及一干家人小声地撂狠话,)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家奴也不想想是谁给你们这天大的恩情允许你们在严家当下人!

(然后转,看着鄢和胡,觉得鄢怕事,胡是罪魁祸首,不发一言,炸呼呼地如一阵大风,离开了园子)

 

胡部堂表示身体状况不比以往,但是一头小狐狸还是圈得住的。 不用请李大夫了。还派人给浙江和宫里去信,说是晚几天回去,衙门里的事不要懈怠了。这题是:

A.真的

B.假的

 

(严家家宴)

严世蕃:爹!这等荒唐事怎么就成了呢?我不干。你叫罗龙文鄢懋卿去嫁吧。(胡闭嘴)

严嵩:'风风雨雨经历的多便得道了,那说得是仙人骨的皇上。这风风雨雨对我们做臣下的而言,又是另一派模样,世蕃啊,不要再招风惹雨了。

严世蕃:皇上想就让皇上去干,怎么这事也要做臣下的替他……

严嵩:闭嘴。

严世蕃:爹!我怎么能嫁给这个人呢!(小严指着老胡,老胡也看着他)你要是不想要我这个儿子,我一头撞死在这都行。

严嵩:哎!岁数不小了,也不要大操大办。日子就定在下个月的初三吧,是个好日子,汝贞也能早些赶回浙江去。你也一起去。年底再一起回来。汝贞,你不许过分护他。让他跟去前线看看。

胡宗宪:就听皇上和阁老的。

严世蕃:爹!!

严嵩:不许说了。

 

 

阁老告诉胡部糖,世蕃爱吃

酸菜酱猪肘

不过阁老不知道这是小严小时候爱吃的,现在不了。

 

 

 

皇上清修就清修呗,有啥好指婚的。

 

 

 

 

浙江衙门:老郑收到内阁急递(内阁都在干什么,浪费财力人力送这种急递),胡部堂娶了一位妻(๑˙ー˙๑)老何也一道看了急递,笑掉大牙:你知道我们的胡部堂娶了谁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是我们小阁老。老郑说,小阁老到时也会一块来浙江。老何就只余唉声叹气了。

 

 

 

 

宫里:

仙女:怎么样了。严世蕃还在家养病?

吕芳:是的,小阁老仍称病不参加内阁议事。皇上圣明想了这么一招。

仙女:哈哈哈哈哈,多派几个太医给他,医好咯。让他去浙江捣鼓前再上一次内阁,好好留念。

再敲打敲打他,没有幺蛾子将来还是有机会回内阁的,不要给他机会自暴自弃。

(这些严家鹰犬还要靠他们父子俩牵着,只有那根绳还在他们才肯拿钱出来。)

 

小严羞愤不已,什么玩意,还要我相夫教子不成。又认为这天底下最不平的怕就是这妻了。连内阁都不想去,丢人。都是这胡宗宪的错,小阁老可不打算给老胡好脸色。

 

 

严世蕃京郊别馆中的一座:

胡宗宪躺椅上看人侍弄花草,心里正拟着给赵贞吉的回信(前信问,生活和睦否?)

胡宗宪摸索出了小严现在的吃好:酸甜酸甜,最好还能带点苦味。于是买了葡萄藤苗,搭了架子。曾收到小严嘲笑声若干。

晚间,胡宗宪写着信的时候,别馆管家送来了一碗药和一碟撒上盐粒的莲子干以及瓜子仁。

都是小阁老吩咐的,胡大人快吃了吧。老规矩,管家留下监督他吃了。

 

 

都已经子牌辰时了,老胡留书房批示公文。小严差人告诉胡宗宪也别上床了,留客房过夜吧。人走到一半,又被小严追回来。小严在庭子里溜达一圈,赏月赏雾赏花赏黑暗,又看了眼书房的灯。老胡当然是想不到小严还会在门口等他,于是就在书房摇椅上睡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医:咋么,诊出什么来了?

太医:能有什么?寻常的风寒罢了。

太医:那我们怎么办呢?吕公公那里怎么交代。

太医:严世蕃这小毛贼。给他点药。越苦越好。然后回宫复旨吧。

太医:这药不能瞎开。严家人可得搞死我们

太医:不会怎么样的。假意滋补。

 

老胡也得风寒。谁让他大晚上不盖被子睡觉。小阁老这样想着,打了个喷嚏。此时彼地的老胡也打了个喷嚏。

 

第一次,小阁老喝药了。呸。

第二次就把药给了胡宗宪。过了一会儿又叫人送去了甜食。别让他给呛死了

第四次,吕公公传来仙女密旨。到宫里来面朕。严世蕃明天回内阁去,后天与胡宗宪一道回浙江。

 

 

 

2.小阁老没人疼,论坛体

标题:“我爹不疼我了怎么办急在线等快给我想办法

如题。

 

三楼:哎呀楼主好可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四楼(楼主):发生了什么事是你该问的吗? 

 

五楼:看样子是被宠坏了的小公主啊!感觉做爸爸好心累,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还被吐槽,想收干儿子(逃遁

 

六楼:但是有蜜汁萌点,楼上你不懂啊

 

七楼:就冲楼主的口气,我赌这楼建不起来。

 

八楼(楼主):你们是不是有病?我已经派人查你们的IP地址了。

 

九楼:唉,您也别急,小阁老。我和应龙今晚上去劝劝阁老,过两天就消气了。

 

十楼(楼主):我能指望你俩,我他妈还发个屁贴。

 

十一楼(姦臣是你们严家):爹不疼娘不爱,活该。

 

十二楼(楼主):你!

 

十三楼(楼主):高拱我知道是你!明天等着闷棍吧。

 

十四楼:好奇之前的人在哪?

 

十五楼:好奇楼上还好吗?

 

十六:好奇楼主是亲生的吗?(ps还挺想听楼主怼我的

 

十七(楼主):我他妈不是亲生的,谁是亲生的!!说起来就来气,我一个亲生的还比不过一个外地书生。还不让我进门。他胡宗宪拼什么就能被我爹宠着护着了。

 

十八(楼主):气死我了,越想越气。胡宗宪这个离间骨肉的小人。

 

十九:楼主居然还会发表情。我要爱上他了。

 

二十楼:慎之又慎啊,楼上,小姑娘做派要不得

 

二十一楼:胡部堂,封疆大吏!一年四季都在我们浙江,偶尔回趟京师。小别胜新婚呐!楼主,不如去京师,携佳人共赏我们浙江好春光,感受新生活。等爸爸想起你的好,一切自然都解决了

 

二十二:狗个小别胜新婚。楼上不怕被楼主掐死

 

二十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怕爸爸想起没有儿子的好哈哈哈哈哈

 

二十四:透露一句,小阁老已经命人打点

 

二十五():什么?小阁老要来视察浙江?他放着家不呆,来什么浙江啊?这浙江哪有他的容身之处,这不都乱套了吗

 

二十六():我的老何啊!你快删咯!你以为自己是在谁的帖子里留言。

 

二十七:干什么!大实话还不能说啦!他一个一品大员住哪不要花钱啊,总不能让小阁老整旬整旬住在驿站里相吧。原地起屋要钱吧,租个大宅要钱吧,更别说里边这要有项开支那要有项开支,算都算不清。出行就更不要说了,这去哪不是大笔大笔银子铺路。老郑,你就说吧,官府库银有这么多吗?早亏空了,哪有闲钱给他瞎闹。亏空了,要问我这个布政使,小阁老不顺心了,要问我这个布政使。属下们实在是有苦难言。我大明的太阳沐及之处,可不止这两京一十三省,哎哟喂,还请我的小太阳另择明处

 

二十八:老子爱去哪去哪!好啊,你们一个个都想气死我。告诉你们。我就要去浙江。怠慢了我,革职抄家。

 

二十八:内阁的急递到了。老何你自己看看吧。

 

二十九:新人,比较好奇一二楼在哪。

 

三十:别好奇。回复的人估计已经下狱了。

 

三十一:我们底下做事的人,不要多言,保命要紧。要不然连饭也没得讨

 

三十二:胡部堂要在下替他向小阁老陈言:浙江多恶,前有倭寇,后有饥民,小阁老,慎行啊!

 

三十三:再说一遍,我的帖,胡宗宪你不准回复!

 

三十四:胡部堂又说:阁老何时何地不疼你?不求时时刻刻体谅他老人家,一时的体谅也好。

 

三十五:你倒是比我还要了解我爹啊!少在那装模作样。全天下就你知道心疼我爹,是不是?有本事也心疼心疼我呀,呵呵

 

 三十六:胡部堂去视察军营了,走前让在下传话:胡汝贞本事不够大,没法心疼小阁老。阁老上了年纪,还请小阁老听我胡汝贞一言。

 

三十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不不行了。我要报告老祖宗去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十八:一时间竟不知小阁老心之所向。

 

三十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关系,爹不疼部糖不爱,小阁老你还有我们呢。我们来疼爱你。

 

四十:都别说了,都别说了,小阁老被子都踢翻了。

 

 

四十一:给我删,全给我删了!把胡宗宪一系的号全给我封了!!

 

四十二:都给我走!老子非要去浙江不可!

 

四十三:到工部传我的命下去,断了浙江军营的网。

 

四十四:皇上说了,

小阁老想要去就去吧。批红的事也无需管啦。吏部和工部的差使就让李春芳和张居正兼着。

 

四十五:世蕃,别闹了,赶紧回来吧,我叫人给你开门。

 

四十六:是,爹。儿这就回去。

 

四十七:给汝贞去封信,道个歉,他也是好意,怕你出事,怕我老来伤心

 

四十八:爹!

 

四十九:楼主走了是吧?这真是个笑中带泪的故事。

 

五十:楼上别放下心,楼主还会杀回来的,该封号的封号该添堵的添堵_(:з)∠)_

 
评论(3)
热度(33)
 
回到顶部